Skip to main content

Teladoc 图表,远程医疗的未来

远程医疗访问

远程医疗、虚拟医疗、数字医疗—随你怎么称呼,医疗保健的未来都在线上。这次疫情彻底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应用,那下一步是什么?技术该如何帮助患者和从业者专注于最重要的事—在身体和精神上获得和保持健康?

我们与来自虚拟医疗和数字医疗领袖 Teladoc Health 杰出研究员 Yulun Wang 医生进行了对话,探讨了远程医疗尚未发掘的机会和最大挑战。他将介绍未来的医疗工作流程,推测人工智能在虚拟医疗中的作用,并解释 Teladoc Health 如何努力将医疗保健带到美国偏远地区和全世界。

疫情如何影响了远程医疗空间?

新冠肺炎疫情着实推动了远程医疗的应用。疫情之前,远程医疗一直以 30% 的不错速度增长,但仍然只占整个医疗服务的 2% 或 3%。然后新冠肺炎来袭,所有事情都通过远程医疗完成,因为那是一种安全的医疗方式。

随后新冠疫情达到顶峰,虚拟医疗降到了总医疗服务的约 30% 到 50%—依然远远高于疫情之前的水平。所以新冠肺炎疫情确实促使远程医疗以数量级增长,但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更可持续增长的轨道上,它正慢慢地被系统而合适地纳入所有的医疗服务中。

现在也有许多种趋势在交汇。一种是接受虚拟类型医疗服务。另一种是数字化更多医疗功能,比如在候诊室显示等待时间,无论是虚拟或是现实的候诊室。还有一种是医疗服务正在认识到,真的需要变得对病人或消费者非常友好,就像其他行业一样。人们带着大量的知识储备过来,他们了解自己有什么问题,希望得到什么照顾,甚至是该如何治疗。医疗系统必须有能力适应这种新客户类型。

您认为未来最大的挑战都有什么?

当疫情发生时,医疗人员只能进行疯狂的适应性调整,然后就要接触患者并提供服务。因此,一些常规的医疗考虑因素被抛在脑后,比如符合 HIPAA 标准并确保患者安全的技术。我们需要考虑很多事情。使用的平台是什么?它是否是医疗级别?它是否适用于医疗?它是否有正确地加密?它是否有正确的患者保护措施,以便有效地用于医疗保健应用?

另一件在疫情初期没有考虑到的事情是建立一个虚拟医疗基础设施,与现场医疗和持续医疗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现在差不多已度过了疫情最疯狂的阶段,要开始思考如何将虚拟医疗巧妙地融入整个医疗服务系统。

医疗服务经常被批评说是非常零散和孤立的。不幸的是,确实如此。如果医疗服务可以实现虚拟和数字化,我们将有机会解决这一问题。建立平台,使患者或消费者能够在整个医疗系统中轻松地传送个人信息,而不是让他们再填写 20 页一周前刚刚填写的表格。在新冠疫情疾速推动应用线上服务期间,这类事情并没有被考虑在内。但现在开始考虑了,人们想要长期进行虚拟医疗。

Teladoc 平台到底是什么?

Teladoc 平台有几个组成部分。总体而言,我们以类似急诊中心的方式进行虚拟医疗服务。当患者需要看医生时,我们有医生和他们匹配—就像急诊中心一样,只是我们是虚拟的。我们同样也可以做某些专科治疗,比如心理健康。我们可以为会员联系治疗师、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学家—根据情况提供合适的医疗水平。

我们也接收慢性病患者。主要是糖尿病、高血压和肥胖症。现在我们还治疗充血性心力衰竭,我认为还有慢性肾病。我们也将心理健康问题作为慢性病治疗。如果可以早期解决心理健康问题,就可以解决所有生理健康问题,比如肥胖症可能导致的糖尿病或高血压。如果可以定位到心理问题的根本原因,就可以防止生理健康层面其他病症的发生。

最后但重要的一点是,医疗系统也购买了我们的平台,他们用自己的临床医生提供医疗服务。比如 Mayo Clinic 和 Cleveland Clinic,许多这样的大型系统都在使用 Teladoc 平台。

因此我们的平台囊括了所有这些系统。通过任何一个使用平台的系统进来的会员,即使他们转移到其他系统,医疗人员也会了解他们的信息,所以我们可以真正获得全人或纵向的医疗。

医疗保健机构如何利用疫情为虚拟医疗带来的动力?

让我们从医疗系统角度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位有髋部疾病的患者。如果没有虚拟医疗,那位患者就要去看初级保健医生;被转诊到骨科医生;等几个星期才能去看骨科医生;也许被安排了手术;去做手术;也许要亲自去参加一次或两次或三次后续会议。那么,虚拟医疗如何改变这种情况?

我们的患者可能会先在线问诊初级保健医生。线上初级保健医生说:“好吧,那名患者髋部真的很严重。”患者线下去看了骨科医生,医生对髋部进行了诊疗操作,并认为需要手术替换髋部。但我们再假设患者有超重情况。那么骨科医生就可能让患者使用某个数字应用程序,帮助该患者减到到手术可接受的体重。现在患者就要用这个数字应用程序,缓慢地终于降到了合适的体重。

骨科医生和初级保健医生也许会了解到最新的情况,无需在现实中看病人,无需花费时间精力,就只是了解该患者近况如何。患者达到所需体重。患者开始做手术。然后,也许是在线上,初级保健医生会探访病人。患者回家后骨科医生开始接手,接下来可能有一些线上随访。可能会有一个数字应用程序,确保病人做正确的物理治疗和恢复练习。这整个例子展示了数字互动、虚拟互动和当面互动是如何被整合到一个流程中的,每一种互动都在正确的时候使用。

在考虑这些新技术时,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服务提供者的利益,也就是医护人员。你不必往远了看,就会发现医护人员的职业倦怠已经空前高涨。几十年来,我所接触过的每一位医护人员都说,他们工作中最好的部分就是治疗病人。而工作中最坏的部分就是为了治疗病人,他们需要处理的所有行政事务。如果我们可以消除大量行政负担,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改善医护人员的生活与工作质量,这就会转变为提高我们会员和患者的医疗质量。

Teladoc 是如何使用远程医疗为世界边远地区提供医疗服务的?

在美国,大约 25% 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农村有时候都没有医生,更别说专科医生。远程医疗可以让专业医疗触及到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而现在全世界几乎都通网了。进一步说,我参与的另一件事是一个叫做“世界远程医疗行动”的非盈利组织,这是一个非政府组织,Teladoc Health 向其捐赠了技术。

“世界远程医疗行动”定义了全世界资源不足的社区,并找到愿意帮助培训这些社区里临床医生的志愿医生,以提高他们的自我治疗能力。4 年过后我们遍布了世界上 22 个不同地方,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模型。一开始我们不确定是否很难找到志愿医生。嗯,结果表明一点也不难。我们有数千名医生想要加入这项志愿工作。所以远程医疗可能是全球医疗解决方案的关键部分。

Teladoc 与英特尔® 的合作价值是什么?

我们与英特尔® 的努力非常好。首先,我们的远程医疗云,也就是 Teladoc 为我们的卫生系统合作伙伴提供服务的方式,全部由英特尔芯片支持。我们全世界有许多服务器,使用的都是英特尔软件和主板上运行的英特尔处理器。

我们还搭建了许多不同用途的远程医疗专业设备,比如壁挂式探头,可以查看患者整个房间并与患者互动。这台设备也是基于英特尔技术。英特尔还在“世界远程医疗行动”上给予了帮助,提供资金帮助我们把医疗服务带给全世界弱势群体。

远程医疗的未来是什么?而你认为人工智能在这个未来中的作用是什么?

我相信人工智能将是远程医疗未来的重要部分。仅是远程医疗的概念就需要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数字化交互。由于它已实现数字化,你现在可以在上面运行人工智能等算法来提高能力。例如,如果你在虚拟屏幕上与一个人互动,利用人工智能,你可以通过视频图像中运动或颜色的细微变化自动测量他们的心脏和呼吸速率。

另一种能力可能是在整个自然语言处理领域,比如人工智能抄写器,能够倾听临床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所有互动,然后自动生成记录和说明,甚至可以为这次会诊计费。这将完全减轻医生的负担,好处巨大。

我经常用的类比是银行系统。我年轻时候,每当要取钱存钱时,都要去银行。现在基本都不用了。现在去银行只有在,比如,签署贷款文件的时候。医疗保健也将如此,保健中心—无论是医院还是诊所—都将真正成为知识的中心,然后它们可以将其专业知识传递到世界各地的社区。偶尔人们还是要亲自去做 MRI 或 CT 扫描,诸如此类。但不用像现在一样每次都要去。

这是个激动的时刻。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拐点,疫情使其加速发展,这种加速让我们的未来更好,比我们可能有的更快。这真的很了不起,人们正在想出和追求的不同类型的使用方式。

相关内容

要了解更多有关数字医疗的未来,请收听我们的播客《Telehealth Sparks a Healthcare Revolution with Teladoc》,或阅读《Telemedicine: The Future of Health Tech Is Here Today》。要了解 Teladoc Health 最新的创新项目,请在 Twitter 上关注 @Teladoc,LinkedIn 上关注 Teladoc Health

本文由 insight.tech 的高级编辑 Christina Cardoza 编辑。

作者简介

Kenton Williston is the Editor-in-Chief of insight.tech and served as the editor of its predecessor publication, the Embedded Innovator magazine. Kenton received his B.S.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in 2000 and has been writing about embedded computing and IoT ever since.

Profile Photo of Kenton Williston